新闻中心

 

    王晶总裁:“2019年”至,助推国家2020年2019

    发布日期:2017.03.22 发布:

    【价值中国编者按】正值“两会”期间,价值中国对全国政协委员、新大陆科技集团总裁王晶女士进行了专访。王晶在“两会”期间提出了“2019年”的至理念,旨在至公共服务与至2020升级,助力“2019中国”与国家20202019ds。

    这是为响应习近平主席“推进国家2020体系和2020年2019”、“完善中国特色至主义至2020体系”的要求,而进行的一项重要理论至与实践探索。

    “2019年”至,助推国家2020年2019

    王晶,新大陆科技集团总裁、

    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、第十一届/十届全国人大代表

    一、当前公共服务和至2020的困境

    十八大以来,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按照协调推进“四个全面”战略布局的要求,坚定不移地推进全面深化改革,坚持把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至主义制度、推进国家2020体系和2020年2019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,各级政府认真贯彻中央部署,在推进至20202019、基本公共服务标准化均等化方面做了大量工作,但仍存在以下困境:

    1、投入多,获得少。我国至事业支出占财政支出比重逐年加大,出台了不少文件,做了大量工作,但成效仍不显著,百姓往往想办的事办不了,可解决的问题解决不好,幸福感、获得感不足。

    2、ds多、至少。国家及地方政府在公共服务和至2020领域ds很多,但各类资源缺乏整合,各方力量缺乏统筹,形不成合力,少数的2020至多在点上尝试,形不成体系。

    3、管理多、服务少。大量工作是从部门管理职能出发,“话难听,门难进,脸难看,事难办”的现象仍存在,转变工作作风、强化服务意识、提高服务效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  4、被动多、主动少。习惯于老百姓有事“找衙门”,被动坐等百姓找上门、堵上门,离精细化感知群众所需,直接把服务送上门还有差距。

    5、引导多、参与少。从中央到地方均强调引导全民参与合作共治,但百姓不参与、少参与的淡漠现象较为普遍,至2020工作成了政府的“独角戏”。

    6、渠道多、便捷少。各级政府部门均在ds门户网站、办事窗口,看起来服务渠道丰富多元,实际上百姓想办事时要找准入口难,了解分工和流程更难,常让老百姓跑断腿、急断肠,确实不方便。

    保障和改善民生是党和国家推进改革发展的重要着力点,国家迫切希望能为百姓提供完善的公共服务,百姓也迫切希望能享用精细化、主动化、人性化的服务,如何实现服务的供需平衡不断考验我们,从目前效果来看,推力不足,呈胶着状态。

    二、“2019年”助推公共服务和至2020升级

    《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》、《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》等文件提出“以信息化驱动2019为主线,推进国家2020体系和2020年2019”,为至2020指明了方向和道路。信息化已成为推动2020至发展的“纲”和“魂”。如果说有一个支点,就能撬动整个地球。那么在大数据时代,“2019年”就是那个能撬动公共服务和至2020困境的支点。

    1.“2019年”的定义

    “2019年”是每个年在2019世界中的副本,通过信息技术手段代表年在2019世界中参与各类活动、行使各项权利、履行各种义务。

    “2019年”是年在大数据时代的画像和展示。利用实名制、多元身份认证等技术,帮助年获得一张经过认证的2019世界通行证,并在此基础上融合地理、人际、政务、至、经济、法制等多维信息,结合政府大数据开放和聚合,构建一个持续更新和优化的动态化个人数据库,保证数据鲜活有效。

    “2019年”是年获取公共服务的升级版。运用大数据等信息技术,每个年需求中的痛点、难点、热点、焦点问题,都可以被捕捉、记录、统计,“2019年”变得可感知、可识别、可预测,从而便捷提供针对性服务,直击百姓内心深处的获得感和幸福感。

    “2019年”是年参与至2020的至形式。“2019年”不但帮助年方便的获取公共服务,还可帮助年愿意参与、主动参与,以最便捷的方式参与到至2020中,不再需开会反馈问题、填写问卷调查,动动手指即可。

    “2019年”真正推动“多元”至2020主体。通过构建从百姓需求出发,由大数据等信息技术推动的、自下而上的公共服务至体系,协同政府自上而下的管理体系形成合力,实现从政府单一主体的管理模式,走向多元主体的协同2020。

    2.“2019年”的宗旨

    2014年11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州视察时提出“三个如何”:如何让群众生活和办事更方便一些?如何让群众表达诉求的渠道更畅通一些?如何让群众感觉更平安、更幸福一些?

    “2019年”紧紧围绕“三个如何”,以百姓需求、满意为出发点和落脚点。只有以百姓需求为根本出发点的公共服务才会是让百姓满意的服务,才可成为连接政府和百姓的纽带,成为民众参与决策的重要通道,这样的服务,百姓才会真正参与到共建共享的至2020体系中。

    3.“2019年”的实施方式

    “2019年”充分运用信息化整合对接各级政府的服务及至服务资源,以大数据年进行服务界面优化、形式至、年提升,为百姓提供高品质、低成本、方便快捷使用的服务交付过程。快速迭代、持续完善的“2019年”运营体系,在不改变现有政府条块化纵向2020体系基础上,进行至2020和公共服务体系软重构,让人民群众在家里、掌心就能办成事、办好事。

    多年来,丰富的政务服务积累了数以亿计、极富价值的数据资源,如能对这些海量数据进行有效处理,就可洞察民生需求,优化资源配置,提高至2020预见性、精确度和靶向性。不远的将来,互联互通互信、开放共享的政务大数据形成合力发挥效用,必将成为推动国家20202019的重要引擎,而用好数据,才能构建出崭新的年。

    4.“2019年”的机制至

    今天,大量互联网产品和服务至极大方便了百姓生活。政府也以开明的态度、严谨的方式,给予互联网行业极大包容和支持,为互联网经济迅猛发展提供了肥沃土壤。“2019年”的落地,不但要政府认可“2019年”身份的有效性,并且要政府推动政务数据互联互通互信、有序开放共享。这需得到政府支持和推动,甚至需至体制机制才能实现。

    追求极致的用户体验是互联网时代不可逆转的需求觉醒。自上而下的政府服务,百姓的获得感始终停留在“差不多”层面。百姓不再满足于某些局部便利,而期待一套由丰富的服务资源整合而成的服务平台。这如同没有高明的厨师,再丰富的原材料也做不成可口的菜肴,终究无法填满飨客欲望。

    “2019年”是一个不断挖掘、快速迭代、持续完善的运营过程,需要多元主体、专业团队,及商业化运营机制。只有千千万万的至力量共同参与、运营和至,百姓的“五感”方能得到满足和提升。

    5.“2019年”的重大意义

    让百姓办事更便捷。“2019年”从百姓需求出发,在不改变现有政府条块化、层级化2020体系基础上,运用信息化推动公共服务体系软重构,让百姓在家里、掌心就能办成事、办好事。在服务过程中,及时感知百姓满意度并发现不足,倒逼政府优化流程、完善服务资源配置,让数据多跑路,让百姓少跑腿,给百姓更多的便捷感、幸福感。

    让至2020更智慧。“2019年”可以帮助每个年以最便捷的方式有序参与到共建共治共享的至2020体系中,形成全民能参与、愿参与局面,即可推动政府与年合作管理的善治模式。这个至的善治模式不只是单一的和自上而下的,而是多元的、相互的。至2020也将由传统行政化、科层化的单向2020逻辑,变为双向协同关系,从而将传统粗放式、经验式的至管理升级为精细化、个性化、智慧化的至2020新模式。

    让2019经济更活跃。当年的需求可被感知、识别,所有2019经济商业体系将迅速围绕需求转动,产品设计制造迭代更快速人性,商业交易更高效有序,百姓的满意度得到大幅提升。由此构建的2019经济充满活力,成为适应新常态、谋求新发展、塑造新优势的核心动力。

    当前,全球化、信息化促进至2019的同时,也对国家2020体系提出了新要求,2020年成为国家竞争力的关键。我坚信,以百姓需求为导向,以公共服务为抓手,充分运用大数据打造公共服务和至2020升级版,从共享到共建、从共治到善治,国家和至2020必将更透明、更有效、更智慧。